恬咪🐱

心中的花枯萎
时光它去不回

【锤基(伪)】我不是你弟弟(上篇)

高能预警!!!

 

高能预警!!!

 

高能预警!!!

 

重要的话说三遍!!!!

 

重大预警:本文为上篇,是一篇伪锤基文!!!但下篇会写到锤基(其实,其实我就是想让基妹皮一下)_(:з」∠)_

其他预警:私设简·福斯特是阿斯加德的一名女官, 后期会变成洛基的样子,如不能接受者请及时点×,注意避雷。不接受任何KY, 谢谢。

 

人物:索尔、“洛基”(简·福斯特)

梗源:雷神2花絮监牢里锤基的对弈。

前情:纽约之战后,洛基被抓押送回神域地牢,索尔对弟弟所铸成的弥天大错痛心疾首,去地牢探视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推心置腹试图感化洛基,希望自己的养兄弟可以迷途知返,并交代出和他一起侵略地球的同党的信息以将功补过,减轻或免于惩罚。可是,事情并没有按索尔预期的那样发展,反而向着另一个诡异的方向行进......

 

01.

“我不是你弟弟!!!我什么都不知道!!!”

 

固若金汤的地牢里传来阵阵尖锐的怒吼,如果忽略其中传递而来的怒意,这把男声还很是美妙动听,而今入耳却仿若杜鹃啼血般透着凄厉。

 

黑发绿眸的男子眼泛泪光,细腻白皙的巴掌小脸涨的通红,被墨绿铠甲包裹的胸膛因情绪波动而上下起伏,骨节突出的手腕上挂着一副冰冷厚重的手铐,长时间的负重加之与重金属的紧密接触和摩擦,使他手腕接近金属的那部分白嫩皮肉被剐蹭出绯红的印痕。

 

“不,你别过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黑发男子一边哀求着,一边如受惊的鸟儿扑腾着向后闪退,过度的惊慌使得他频频摇头,不想却牵扯起脖颈间的链锁铮铮作响,连同加诸在脚踝处的镣铐一起交相呼应。

 

“太迟了...洛基....我亲爱的弟弟...” 

 

有着一头灿烂金发和如金发般灿烂笑容的男子,澄澈的晶蓝眼眸里却酝酿着一场风暴。

丁零当啷的响声混合着金发男子沉郁诡谲的笑声回荡在“洛基”的耳朵里仿佛地狱的召唤。

 

他看着他的兄长解下厚实的黑色裘皮斗篷....

 

他看着他的兄长踏着缓慢而坚定的步子向他迫近.....

 

他看着他的兄长带着茧子的掌心一遍遍摩挲着手中的皮鞭,猎猎作响.....

 

而他的身后再也无路可退......

 

他绝望地闭了闭眼,幽绿的眼眸再也承载不起泪水的重量,眼泪夺眶而出。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02

 

事情还要从押解洛基回神域那天说起,自离开中庭后,阿斯加德的王储索尔·奥丁森带着他犯下滔天大罪的养兄弟,一路严加看管,全程戒备,总算是安全抵达神域,没有节外生枝。

 

可,世事往往难料......

 

“该死的,这不公平!”

 

前往阿斯加德大牢的步行道上,错落有致的脚步声也没掩盖住阿斯加德二王子的低声咒骂。

在与奥丁进行一番对峙之后,“洛基”愤懑之气难平,鼓起腮帮子的样子活像呼吸吐纳间的金鱼,而此时他的兄长在索尔·奥丁森正履行职责在外平定九界之乱,想起刚才奥丁所说的话——“你的兄长,他即将登上王位。”他只觉血气上涌,直冲脑门。

 

想他索尔·奥丁森不过是去平定一个小小的九界之乱,尚未开疆拓土,建功立业,他何德何能以何继承王位?而他却要在这阿斯加德的深牢大狱里度过漫漫余生。

这简直无法想象!他负气的踢起脚边的石子,耳边传来吃痛的闷哼。

 

“嗳。”

 

女人轻轻柔柔,软糯适中甜美嗓音让洛基不由得抬眼望去,正对上一双含羞带怯的翦水秋瞳,慌不择路的急速撤退。

 

原来是掌管女牢的女倌。洛基从女人右手臂的臂章上看出了她的官职品阶。那双如波秋水里情意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他逮个正着了。在神域,洛基见多了这样的女子。虽然他不及他哥那么受欢迎,但凭借着其俊美的容颜,优雅的风度倒也不乏爱慕者。对此,他向来嗤之以鼻,只觉她们庸俗不堪。可眼前这女子甚是大胆,他本以为她会在他不算友好的瞪视下有所收敛,却不曾想她居然再次迎上他的目光,并且愈加痴迷。

 

不知何时,前后左右看押洛基的士兵停下了行进的脚步,洛基颇为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复又抬眼看那女子,才发现女子那两道痴迷目光竟是聚焦在他身后一点。

 

 

03

“索...索尔殿下。”女子说出口的话仿若呓语,脸上写满了爱慕与迷恋。

 

洛基撇了撇脑袋,果不其然,他那个“万人迷”的兄长出现了。

呵,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粉丝遍地啊。

 

心里冷哼着,洛基脸上堆起他那招牌似的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亲爱的哥哥,我们的准神王,此刻您难道不该在外履行王储职责,蛮狠厮杀,彰显您那一身的腱子肉么?这里污秽不堪,可不是您这等伟岸光明的人物该来的地儿。”

 

一时间空气有些凝滞,左右近旁的士兵连大气都不敢出,所有人包括洛基在内都静默地等待着雷霆之怒的降临。

 

索尔感觉头顶太阳穴处突突跳着,竭力克制住怒意才不至抡起紧握在身侧的拳头。他皱了皱眉,目不斜视地从洛基身边踱步经过,出乎意料的在那名女倌跟前站定。

 

“你,还好吗?”

 

“还,还好。”

 

磁性深沉的嗓音自头顶上方传来,金发神祗所释放的浓烈的雄性荷尔蒙信息素霸道地袭来,即使再怎么矜持稳重的女子也招架不住,何况这女子不过是一名品阶低微且从未见识过大世面监狱女倌。

 

04

洛基不屑地瞧着女人一点点红透的耳根,目光里满是鄙夷,但更令他火冒三丈的是他的兄长——索尔·奥丁森对他的态度!

 

——他,竟然,对他,视若无睹!毫不在意!

 

——他,竟然都没用正眼瞧过他!这,怎么可以!这,决不允许!

 

洛基气的直哆嗦,嘴唇翕动,像是条滋滋吐信的毒蛇,随时准备吐出如毒液般致命的话语。薄唇微启之际,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狡黠的绿眼珠子转了转,便计上心头。

 

“美丽可爱的女士,我可有此荣幸知晓您的姓名?”

 

优雅动听的男声如诵诗一般的诉说着,女人觉察到“诡计之神”正用定向传音术向她传话。

 

“简·福斯特,殿下。”

 

简从没想过一向高傲冷漠的二王子殿下竟也会对自己这么个小小女倌青眼有加,一时间她顿感受宠若惊。

 

“恕我冒昧,看您方才面对我兄长时所显露的情状,便知您对我那不解风情的兄长一往情深,痴心一片,您的这份真情着实令人感动,也早已深深打动我的心......其实,现在有一个和我兄长“亲密接触”的机会,不知您可有兴趣?”

 

银舌头孜孜不倦的发挥着它的作用,蜜糖般的词句里浸润着万劫不复的剧毒。

 

女人的脸色随着“诡计之神”的娓娓道来变换,一阵红一阵白的好似打翻了调色盘。

 

在经历了短暂停顿后,“恶作剧之神”满意的收到了他想要的答复。邪恶的计划由此展开。

 

 

“所以,我再确认下,您同意我的计划了,对么?”

 

“是的,所以,在进入牢房前请把我变成您的样子吧。”

 

 

05

 

阿斯加德王宫里时常流传着一些有趣的调侃,譬如不要轻信范达尔的承诺,不要低估沃斯塔格的饭量,不要试探雷霆之神的愤怒,以及不要相信洛基·奥丁森所说的每一个字。

 

是的,“谎言之神”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该被相信。

 

当女倌简·福斯特对此有深刻领悟时,为时已晚。此时,她已被改头换面成另一番样貌。

 

没错,她不再是简, 而是那个如泥鳅般狡猾又犯下罄竹难书罪行的阿萨神域二王子——洛基·奥丁森。

 

看着自己心心念念,如金子般耀眼的王储殿下步步逼近时,简·福斯特的内心是绝望的。显然,她被臭名昭著的“诡计之神”诓骗了:明明说好一进入地牢,变身咒就会失效,她便可以向自己朝思暮想的男神表明心迹,可现在.....一身墨绿的衣袍,颈部凸起的喉结,以及....羞耻的鼓胀起来的下体。呜...即使已为男儿身,她也难以抗拒眼前那具壮硕勇武的雄性肉体。

 

“弟弟,我想我们应该换种方式——谈谈。”

 

金发的神祗明明是笑着的,但她却从背后生出阵阵寒意。

 

“唔...疼...”一股蛮力掐起“洛基”的后颈,使他撞向身后冷硬的墙壁。

 

“我们先从这个‘方式’开始,怎么样,我亲爱的弟弟?”

 

生怕自家弟弟会再次走神,索尔特意在他耳边加重了最后几个字。

 

“洛基”望向自己兄长手里扬起的鞭子,眼里最后一丝光湮灭。

 

06

阿斯加德人喜爱明亮的色彩,金色尤甚,因此阿斯加德的监狱虽不似王族宫殿富丽堂皇,但也融入了金色的元素,特别是关押有着“特殊身份”犯人的囚室更是隐藏了某些“特殊”的关窍。

譬如,关押着洛基的那个囚室,朝向走廊外侧的是单向玻璃。

单向玻璃也就意味着——

即使“洛基”此时光裸着上身被自己的兄长摁压其上,走廊里那些恪尽职守、来回巡视的士兵也不会对内里情况有丝毫觉察。

 

当然,“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所以,弟弟,你最好乖乖的,不要发出任何‘奇怪’的声音哦。”

话音未落,索尔凶狠地啃咬住“洛基”后颈的那处软肉,似惩罚,又似警告。

 

“啊...呜....”

 

“洛基”疼的想要痛呼出声,“啊”字甫一出口,便被生生打断。

 

啪。

 

呼呼风声从他耳边掠过。之后,裸露在外的白嫩肌肤上便多了一道红痕,在莹白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愈加触目惊心。

 

“洛基”只觉自己后背火辣辣的疼,生理性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顽强坚守着最后的倔强。

 

“我说过,你要加小心,我的弟弟,毕竟这房间它可是不隔音的。”

 

索尔无奈地叹息着,伸出宽厚的手掌轻柔地抚上那道细长的红痕,来回徘徊流连,指尖处传来异乎寻常的迷恋与痴缠令“洛基”胆战心惊。

 

这,这个人还是他(她)所认识的那个光明磊落的准神王吗?

 

然而,索尔并不会给他(她)仔细思考的时间,威严浑厚的嗓音又自他耳边响起。

 

“刚才只是对你不听劝告的小小惩罚,接下来我们可是要动真格的了。”

 

他神色凛然,肃穆庄严的像是在宣布某项诏令。

 

 

07

“我的弟弟,你若想少受皮肉之苦,最好照我说的做,很简单:我问你答。当然如果回答的让我不满意.....”

 

索尔抛给“洛基”一个“你懂的”的笑容。

 

“洛基”也冲他笑了笑,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

 

(简内心:我TM根本就不是你弟弟,我能回答出什么来呀我。o(╥﹏╥)o)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承认是我弟弟?难道是为了逃避惩罚么?”

 

“不,不是...我真不是你弟弟啊。”

 

啪。

 

倏然落下的皮鞭便是索尔对此回答的反应。

 

凝脂如玉的肌肤之上再添一抹鲜艳的红痕,两道交错的伤痕可怜兮兮的挂在黑发男子的瘦削背脊上,暴露在空气里,积聚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

 

如果当初不与“谎言之神”做那场“交易”,现在也不至于骑虎难下。

 

啊,多么痛的领悟。

 

索尔发现“洛基”在这当口竟然又走神了,于是紧握在右手的皮鞭,再度高高扬起。

 

“弟弟,你真的很容易走神呢,看来当哥哥有必要教教你如何全神贯注。我...咦,洛基?洛基,你怎么了?醒醒!”

 

在看到举起的皮鞭时,“洛基”由于惊吓过度,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索尔盯着眼前晕厥过去的弟弟,对他突如其来的“身娇体软”感到纳闷。

 

难道这个人真不是洛基?那真洛基去哪里了?

 

 

 

08

索尔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他用意念召唤海姆达尔,并指示他立刻探查九界,尝试搜寻洛基的踪影。

 

最后,在彩虹桥边界处发现了一只企图飞往中庭的“雄鹰”,不用说,那正是他顽劣不堪的弟弟,谎言之神,诡计之神——洛基·奥丁森。

 

这时,假洛基——简·福斯特也悠悠醒转过来,向索尔坦白了所有事情的真相,直听得金发神祗额头的青筋暴起。

 

“整件事情就是这样。殿...殿下我...”

 

女人羞愧的低下了头。

 

“别说了...”索尔看着尚未解除变身咒,还顶着弟弟容貌的人露出小女人姿态,只觉一个头变成两个大。

“你下去吧,记得去找弗丽嘉皇后解除施加在你身上的变身咒。”

 

像是如蒙大赦,瑟瑟发抖的女倌以最快速度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让她有着羞耻记忆的地方。

 

接下来要“解决”的便是他这个诡计多端的弟弟了。

 

索尔揉了揉眉心,满腔苦恼和愤怒化为渗人的笑意,在咧开的嘴角里加深。

 

 

 

“洛基,你准备好接受我的雷霆之怒了吗?”

 

—————————————————————————————————

TBC

应该还有下篇,下篇就是真正的监狱play,希望过两天能顺利发车吧。感谢阅读此文的小可爱,给你们笔芯。

评论(11)

热度(28)